幻灯新闻 > 正文
退伍军人的家长里短
2017-09-13 09:39:37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辑: 赵鲜

  ■记者 李诗韵

  

彭章宇一家的照片.jpg

  彭章宇一家

  三十而立的彭章宇清晰地记着两个日子。一个是2009年10月3日,他的父亲去世了,户口本里从此减少了一页。另一个是2013年10月29日,他与爱人范莉佳共谐连理,户口本里增加了一个伴侣的角色。一加一减的经历,彭章宇称之为“我的前世今生”。

  2013年4月,彭章宇正式加入南岸区公租房管理中心,目前主要负责城南家园6-8组团共24栋楼的管理工作。工作4年时间里,彭章宇多次被评为市公租局的服务能手、区房管局的先进工作者。他把这份荣誉一半归功于参军时部队的培养,另一半感谢母亲和妻子的无条件支持。“我一辈子的幸运,在于我的身后永远站着我的家人。”彭章宇说。

  “圆了父辈的军人梦”

  彭章宇形容自己是生长在书香世家的爱国军人。他介绍说,爷爷是二野的军人干部,外公是大学校长,自己打小就在大学院子里同小伙伴嬉闹玩耍,最喜欢同小伙伴们讲军人爷爷打仗的故事。

  彭章宇22岁那年,终于穿上了军装,实现了梦想。当他踏上征途的那一刻,望着同有军人梦想却未能实现的父亲,心中呐喊着:加油吧,彭章宇。

  汶川地震后,彭章宇所在的部队接到上级命令,需要前往西藏阿坝地区驻扎,且不能频繁同家人联络。带着使命的彭章宇原本想通过这次机会再立一功,让父亲更加骄傲,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离别竟成了永别。

  父亲彭建荣是大家庭的独子,爷爷心中的宝贝,大家都反对他当兵。父亲将军人梦寄托在儿子彭章宇的身上。很长一段时间里,父子俩形成了一种默契,一个负责在军营里“冲锋”,一个负责照顾好“后方”一切。“冲锋”的儿子还在军营里奋斗,照顾家庭的父亲却倒下了。

  病重后的彭建荣不愿意告诉儿子。“那个时候正是灾后重建时期,国家正需要军人的时候,他不想彭章宇为自己分心,一直不让我们告诉儿子他病了。”母亲张小琼说。拿到病危通知书的那一刻,张小琼不得不拿起电话告诉彭章宇:“能请假回来吗?爸爸不行了。”一天一夜,彭章宇坐着牛车翻山越岭,火车高速前行,赶回了重庆。“好在见了最后一面,早上5点56分,他安详地离开了。”彭章宇回忆起那段往事,还会泪眼朦胧。

  把军人的担当带进城南家园

  父亲去世后,彭章宇开始明白“男人的担当”。他深知这身军服的意义更重了,但也明白“后方”无人照顾了。

  2012年,同样的事再次发生了。母亲重病,嘱咐亲朋好友瞒着在外的彭章宇。好在这次母亲度过了难关,亲属们将此事告诉了彭章宇,他生气了。“我很害怕再接到这样的电话,告诉你爸爸不行了,赶快回来吧。为什么就不能提前告诉我,我想多陪陪他。”彭章宇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退伍。

  “还记得离开部队的那一刻,我把所有奖状拼成了一个‘我爱你’的形状,舍不得离开,只能用这个方式告诉部队,我爱你。”彭章宇脱下了军装,离开了部队,但这份担当他带回了重庆,带进了城南家园。

  如今的彭章宇负责约一万户公租房的管理工作,意味着他负责了近三万人的生活。“这份挑战,不亚于部队的难度。” 彭章宇秉承执着与坚守、赤诚与奉献的军人本色,经常天不亮就开始排查安全隐患,常常加班入户解决矛盾,每天都会带领房管员梳理欠租症结,上门约谈住户。“我爱这份工作。”他说。

  铮铮铁骨也柔情似水

  谈到爱情,彭章宇低头腼腆地微笑,对妻子赞不绝口。当被问及谁先追谁时,彭章宇立马举手,说:“当然是我先追的我老婆。”

  当年,范莉佳还在西南政法大学沙坪坝校区读书,与同住在沙坪坝的彭章宇在网上认识。见面后,彭章宇开启了“零食战略”,每天都会为范莉佳送上一大包零食。有个周末,范莉佳病了,送零食来的彭章宇立马带她去医院,贴心照顾。“就是这份贴心,让我认定了他。”送了近一年的零食,彭章宇终于攻下了范莉佳的心。

  结婚后的范莉佳成了“贤内助”的最佳代言人。为了减轻彭章宇的工作压力,她承担起家庭的所有事务,把家中的事情管得井井有条,从不让丈夫因家事分心而影响工作。两人婚后的第一年就怀孕了,小两口兴奋地期待着宝宝的降临却迎来了不好的消息:范莉佳意外流产了。

  回忆起那一个月,范莉佳说,“除了哭,没有干过别的。”四川老家的母亲陪伴了少许时间不得不回家照顾其他亲人,而工作繁忙的彭章宇用尽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带着她去旅游散心,但这样的陪伴远远不够。

  真正的守护者是彭章宇的母亲张小琼,她一直默默地照顾着媳妇,每天都来洗衣做饭,有时会讲点笑话让媳妇开心。慢慢地,范莉佳开始面对现实,不再哭泣了。

  “如今她俩都合伙起来欺负我,关系可好了。”彭章宇说,自己很开心看到母亲和媳妇相处融洽,“虽然失去了宝宝,但是母亲的精心照顾,让老婆感到了那份关怀,两人的关系越走越近,我很欣慰。”彭章宇表示老婆已和自己达成默契,相信很快家里就要“添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