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内要闻 > 正文
“高大上”的私人教练,真的够专业吗?
2017-08-10 09:50:16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辑: 赵鲜

  8月8日,是全民健身日,当平板支撑、马甲线、A4腰、翘臀等健身话题相继占领社交网络的热门话题榜,办一张健身卡,请一名私人教练,正成为当下人们追求健康生活的新潮流。在南岸,各种健身场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人们期待在健身教练的帮助下,能够更科学、更安全地健身锻炼。

  然而记者近日调查却发现:看似蒸蒸日上的私教行业却乱象丛生,健身行业亟待规范。

  现象:私教不专业 女子差点腿练瘸

  8月6日,家住江南新城同景国际某组团的方桃(化名)讲述了她“惨痛”的健身遭遇。今年2月,她在江南新城恒大同景广场一家健身中心办了会员卡,购买了4320元18次的私教课程,拥有了自己的私人教练。

  “没上几节课,就开始练习负重深蹲。第一次练下来,就觉得自己右腿膝盖特别难受,但当时什么运动常识都不懂的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方桃告诉记者,以后每次上课要做负重深蹲的时候,教练都会给她不断加重量,有一次,就在教练再一次给她加重量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当时就觉得太重了,自己体力支撑不起来,但是教练却说这个根本不算什么,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结果,在努力撑起负重的途中我双腿力量不够,就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差点扭到腰。”

  这还不算,再接下来的私教课程中,一些高强度的训练让方桃右腿膝盖越来越难受,甚至开始影响她的日常生活,比如,上下楼梯、蹲下站立时,膝盖就会有明显的疼痛感。“我跟教练反映过好几次,说我膝盖痛,但他都没怎么管过我,还反问我怎么会膝盖痛,他都不痛,并一直催促我赶紧去上课!”因为膝盖疼痛,接下来的课方桃一直没去上。咨询当医生的亲戚才知道,有可能是运动不当引起的膝盖半月板磨损导致的疼痛。如今,修养了好几个月的方桃都没恢复过来,运动稍微不注意,膝盖就会有疼痛感。

  “因健身不当引发身体损伤的案例其实很常见。”一名从业10年的私教透露,正常情况下,一名私教要具备科学评估会员身体情况的能力,熟悉了解会员的身体情况,找出会员身体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并规避掉。而在现实中,一些并不专业的私教可能会套用别人制定的计划,不懂得根据训练中发生的情况进行随机调整。为了尽快出成绩、出效果,一些私教或多或少存在制定的运动计划强度过高的情况,比较常见的是膝盖半月板损伤、跟腱损伤、腰部拉伤等。

  内幕:“卖课”有业绩 私教变身推销员

  “上了私教课后,印象最深的不是此前承诺的瘦身减脂训练,而是私教滔滔不绝的推销,催着我继续购买其他课程。”市民杨婷(化名)今年6月底在南滨路一家健身房以一节课340元的价格购买了13节的私教课程,共计4420元。做完体测后,私教为她“量身定制”了瘦身套餐,当杨婷课程上到一半左右时,教练就开始催促她继续购买课程,并明确提出让杨婷在月底买课帮她冲业绩,“报名之前承诺的可是效果,如今却变成了推销。”

  记者走访我区多家健身中心发现,一些教练确实存在强行推销的情况,甚至大多数教练都挂着“销售人员”的头衔,更有甚者将推销当成了自己的主业。已经从业6年的私教余杨(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健身行业投入大,急于回笼资金,而收入的主要来源无非是办会员卡和卖私教课。所以大部分健身中心往往要求私教善于与会员沟通,从而卖出更多课程。为了提高收入,卖课成了私教的主业,而真正能够带会员进行专业训练的少之又少。

  据调查,大多数大型健身中心,教练的工资和业绩直接挂钩,由底薪、业绩提成和课时费这三部分组成。底薪一般在1000-2000元左右,不同场馆的业绩指标不一样,多数健身中心的私教推销提成为8%-12%,上课提成普遍在40%左右。为了保证收入,一边努力卖课,一边应付上课,成为私教的日常。

  8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南坪一家健身机构,表明想报名私教课程,接待人员很快将记者推荐给一名私教经理。这名私教经理热情地询问记者想瘦身体的哪些部位,并滔滔不绝推销课程。交谈中得知,不同的课程“身价”不一,有五六千的,也有一两万的。记者询问私教是否有资格证,他嘴上说有,但记者想要看相关资格证的时候,对方却以手上没有要去公司调资料为由,未提供出证明。

  余杨告诉记者,现在业界的确有部分教练将自己变成了推销员。“没办法,制度把他们逼成了这样。会推销的私教一年轻轻松松好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进账,不会营销的收入差距很悬殊。”余杨说,在这样的氛围下,当私教的初衷就会被扭曲,“以前我也在健身房做私教,自己出来创办健身工作室,是对自己职业的一个升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也摆脱了之前在健身房卖课等指标压力,可以更专心地把精力放在如何指导学员提高上。”

  根源:入职门槛低 私教资质未统一

  接受采访的多位市民都表示,在选择购买私教课程之前,他们很少会主动查询教练是否具有资质。根据国家体育总局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发布的《2017年健身教练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只有42%的人为体育院校学生,其余58%为退役运动员、健身爱好者等背景,有些从业者在做私教前甚至从未接触过健身行业。从不同渠道成为教练的,手持的证书也是各不相同。

  记者从区工商分局了解到,截至目前,在我区注册登记从事健身经营的有限责任公司和个体共有77户,但根据《重庆市体育市场管理条例》,在区体育局进行了体育经营活动备案登记的,全区只有8家大型健身房,只有42名持有“国职证”的教练。

  区体育局办公室主任陈桥介绍,目前健身行业的证书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国职证”,即由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一印制,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和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考核后颁发的相应等级的《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证》;另一类是民间机构认证的资质证书,比如《亚洲体适能私人教练证书(AASFP)》、《NCSA-CPT美国体能协会注册私人教练证》等。

  虽然屡屡遭受“门槛低”的质疑,但“国职证”目前仍最受认可。现有的“国职证”包括初级、中级、高级和指导师等多个级别。“国职证并没有那么容易通过,通过率并不高,虽然零基础就可报考,但是从初级到中级,再到高级,要求越来越多,越来越难。”陈桥这样告诉记者,“这个证书说明他具备了从业的资格,但是想要做一个好私教,还需要认真耕耘。”

  不过,“国职证”并非强制性的。健身教练想上岗并不是必须通过国职考试。换句话说,目前整个健身行业对于私教的上岗资质并没有统一的标准。目前,健身市场基本上是一种市场经营行为,私教的从业门槛有多高,完全由各家健身机构自己把握尺度。重庆工商大学体育学院从事体育教学21年的教师王进告诉记者,近年来,随着人们对健康的体魄越来越重视,健身产业急剧扩张,大批新人涌入,而入职门槛低导致私教鱼龙混杂,其水平也参差不齐。

  出路:健全准入制 专业化才有明天

  《全民健身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经营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的,必须具有达到规定数量的取得国家职业资格证书的社会体育指导人员和救助人员。国家2013年公布的首批高危险性体育项目包括游泳、滑雪、攀岩、潜水这四个项目,健身教练社会体育指导员从事的工作并不在其中。

  “尽管没有强制要求持证上岗,但是随着健身教练行业的快速发展,光靠行业自律恐怕不够,私教行业从业人员专职资格认定工作还需完善。”南岸区政协委员,重庆金牧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巫云德表示,健身行业目前基本处于行业自律状态,的确存在监管盲区,特别是针对私教的监管。他建议建立一种统一的健身教练的准入规范标准,并且严格地贯彻下去。

  在此,不妨借鉴一下别人的经验。2016年,上海健身猝死事件发生后,知乎网友“阿拉丁”分享了美国对私教的培训和管理经验。“阿拉丁”本人十年前在美国运动体适能协会(AFAA)接受私教培训,并取得国际私教证书。他表示,美籍导师在培训课上着重强调,私教最重要的职责之一是帮助学员避免一切可能的运动损伤,保护学员人身安全。同时,每一位私教必须通过心脏复苏急救课程的培训及考核。

  根据美国运动体适能协会要求,私教在接待新学员之前,都应给其做全面的体检以及健康评估,了解学员病史情况,并向学员强调隐瞒病情可能带来的后果及需要承担的责任,签署书面协议。私教在掌握学员基本身体状况后,还需了解学员每次上课前的身体、休息和饮食状况,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学员健身计划。

  对此,巫云德深表赞同。他表示,健身教练应该考取从业上岗的专业证书才能上岗。并且,也应当意识到对健身教练进行紧急救护课程的培训和考核的重要性,要求教练掌握急救技能,“只有专业人才的进入,健身行业才能发展得更好。”

  本报记者 方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