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医生王伟:“救死扶伤”南岸植物30年
2017-05-19 09:28:27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辑: 赵鲜

  本报见习记者 杜开舟

  

2017年5月9日,南岸区弹子石。医生正在给生病的行道树诊断病情。 (2).JPG

5月9日,南岸区弹子石,植物医生正在给生病的行道树诊断病情 记者 王雄 摄

  人和动物生病了,要看医生。那植物生病了怎么办?当然也要看医生。

  5月9日下午,30多摄氏度的温度让马路也有了一些热意,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慢慢在人行道上走着,一会儿抬头看看行道树的叶子,一会儿围着树干转两圈,好像在仔细观察着什么。

  这个中年人就是我区市政园林局的植保工程师王伟。但他可不是在散步,而是在给树木看病呢!

  工作近30年,一半时间在“压马路”

  30年前,王伟从重庆市农业学校毕业后就来到了我区市政园林局绿化处工作,专门给植物“看病”。

  面对这些特殊的“病人”,经验是一个好植物医生的制胜法宝。然而,当时在整个单位就只有王伟一个人从事植保工作,没有师傅传经送宝,只能靠自己摸索学习。

  “那时,每天至少一半时间要上街巡查,遇到有问题的植物,就把特征记下来,再与书上、网上的进行一一对照,自己摸索经验。”王伟说,以前单位没有车,只能步行,俗称“压马路”,一圈回来,全身都灰扑扑的。

  慢慢地,王伟走遍了全区所有“医疗现场”,积累了越来越多的工作经验。

  如今,他成为我区首屈一指的植保专家技师,面对上百种绿化植物问题,可以轻松“对症下药”。但王伟依旧改不了他“压马路”的习惯,每天坚持上街巡查。王伟说,“给植物看病,就得‘防早’‘防小’,越及时治疗,越简单,越节约资源。”

  一双慧眼 一个放大镜

  靠“望”确认病情

  给植物怎么看病?中医有“望、闻、问、切”,但王伟的“病人”无法自己讲述病情,甚至无法告知伤痛究竟在何处,那他怎么判定“病人”的病情呢?

  王伟说,他给植物看病的方法就是“望”。

  “望”就是观察。比如看生长速度是否正常,看树干有没有虫洞,看叶子颜色是否正常,有没有变黄、黑点、褐斑、枯萎等。王伟介绍,影响植物生长的因素一般是病变和虫害。这两种因素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很复杂,不同的植物种类,有不同的病症;不同的昆虫对植物也会产生不一样的影响,这也是植物医生需要丰富工作经验的原因。

  当然,也不是所有病症都可以直接观察发现,有时还需要借助设备。而王伟的设备就是一个放大镜。

  王伟说,有一些病症或虫子会比较小,辨认起来有一定的困难,需要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他举例说,有一种树叶虫害——红蜘蛛,它就无法直接用肉眼看出来,只能看到树叶变黄,但在放大镜下,就可以看到叶片上有密密麻麻的虫子,这时才能确诊。

  多年来,王伟就用“一双慧眼+一个放大镜”为全区所有管护绿化护航,呵护城市底色。对此,王伟坦言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植物的病症和虫害也有很多变化,自己也经常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断学习,才能真正做好这份工作。

  当个好医生

  为植物“救死扶伤”

  要当个好医生不容易,要当个好的植物医生也是这样。

  王伟说,当好植物医生首先要做到12个字:懂病理、能识别、知药性、会防治。懂病理,就是了解作物生病的各种原因,知道各种病虫的来龙去脉和影响因素。接下来就是依据发生症状以及病理知识,准确区分不同病虫害。能做到这一点,基本算半个医生了。而医生的另一半职责是治病,需要合理地利用多种防治技术,为此又必须了解可以采取什么方法,各自有哪些优缺点,即便是化学防治,也要知道药性,起码知道它能防治哪些病虫,使用中有哪些禁忌。

  而最为关键的是,要当好的植物医生,要把植物看成生命,用“救死扶伤”的态度去为他们治病。

  10多年前,一批黄葛树被褐斑白蚕虫害了,负责治疗的王伟决定用化学灭杀的方式驱虫。谁知负责喷洒药水的工作人员没有按照王伟说的浓度配置,导致被喷洒药水的黄葛树纷纷中毒,大部分叶子都掉了。

  这件事情让王伟触动很大,“虽然没有对树木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但如果是发生在人的身上,就是一次重大医疗事故了。”

  对此,王伟痛下决心,给植物看病更加科学仔细,规范严谨:每一次给植物看诊,他必定到现场查看,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处方”;在配药的过程中,他要求工作人员必须严格按照药品说明配置,并全程监督;施药后3-7天,他还会再次前往现场,查看药效。

  5月9日,王伟对弹子石盘龙大道上的梧桐树进行了再次巡查,对新发现的被钻心虫虫害的树木进行了打针“治疗”。王伟说,这就跟治病救人一样,非常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