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江:这对贫困父子为何半年一起“脱了单”?
2018-09-04 11:41:00 来源: 新华网 编辑: 廖丹

  原标题:黔江:这对贫困父子为何半年一起“脱了单”?

精准脱贫后,幸福的一家人

  8月28日中午,黔江区黄溪镇塘河村2组的土家吊脚楼里,温馨的一幕正在上演。

  “爹,请喝茶。”儿媳付正芳恭敬地给公公秦安全敬上一杯香茶。

  “孩子,我们是一家人,你不能天天这样做,不然显得太客气。”大病初愈的秦安全接过茶杯,嘴里不停地称赞付正芳很孝顺。

  秦安全喝着茶,布满皱纹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这和睦而感人的画面,正是“精准扶贫”政策结出的硕果。十里八乡都传颂着这段政府“搭台”,农民“唱戏”,丢了贫困帽,来了“金凤凰”的佳话。

  这和睦而感人的家庭画面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

  3个单身男人组成的贫困户

  一年前,秦安全一家是情况比较特殊的建卡贫困户。一家3口,秦安全,是一位古稀老人;秦安全的儿子叫秦炳林,1986年结婚,妻子生下儿子秦煜峰4年后,于1992年离家出走;秦煜峰是在奶奶付正菊的怀抱中长大的,年满28岁仍未婚。2016年,付正菊因病去世,秦安全、秦炳林、秦煜峰一家3口都成了单身男人。

  村民都知道,付正菊患有风湿病,长年吃药,每年要花去很多的医药费。2014年,秦安全家为治病欠债2万多元,属因病致贫家庭,被列为建卡贫困户。2015年,秦炳林打工受伤,右耳失去听觉。同年,秦煜峰患病,花去医药费8000元。“一个负债累累的家庭,不停地增加医药费,当时这家子真担心挺不过来哟。”塘河村党支部书记李永祥说。

  人们常说,女人是一个家庭的“半边天”。可家里没有女人来料理,秦炳林一家是走向更加贫穷,还是走向富裕?

  “要脱贫,光靠政府扶持不行,还得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我们想办法煮酒吧。”2016年12月15日晚上,秦炳林和父亲秦安全商量。但是,想煮酒又没有本钱,于是热起来的心又凉了。

  两天后,时任塘河村驻村工作队副队长的范昌平来到秦安全家里,秦炳林把想煮酒的事告诉了他。范昌平又把秦安全家想煮酒但缺资金的事儿带到黄溪镇党委会上提了出来。会上,大家都认为秦安全家的煮酒脱贫方案可行,应该想办法扶持。

  酿酒、养猪致富断穷根

  “2017年2月5日,是春节放假后上班第三天,黄溪镇党委书记王山河来到我家走访。”秦炳林说,为了解决他家煮酒缺钱的事儿,王山河在他家堂屋给农商行黄溪分理处负责人打了一个电话,建议黄溪分理处派信贷员到秦炳林家调研,快速发放“扶贫小额贷款”,支持秦炳林家发展产业。

  2017年4月1日,秦炳林从农商行黄溪分理处得到3万元信贷资金。“缺资金的问题解决了,坚定了摆脱贫困的信心,我立即行动起来。”秦炳林说,2017年4月3日,花去9900元买来4500公斤玉米;随后买了12.8吨煤炭,付款1.1万元;2017年5月10日,买了15头猪仔,付款8960元。

  为了帮扶秦炳林家发展产业,镇政府免费提供了200米长的水管,引来了山泉水;同时送上产业扶持金2000元。

  酿酒、养猪,秦炳林和儿子秦煜峰很勤劳,每天5点钟起床干活,忙到晚上11点才上床休息。

  2017年,卖猪32头收入5.5万元;2018年上半年卖猪23头收入3万元。从2017年5月开始煮酒至今,酿酒7500公斤,按每公斤3元的价格计算,收入9万元。秦炳林说,养猪和酿酒见了成效,两年产值达到了30.5万元。

  “为了让我家不再因缺钱治不起病,政府给我家买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大病医疗保险和小额人身保险。”秦安全说,从2016年至今,他住院4次,共花去费用40610.6元,合作医疗报销25859.09元,民政救助6170.5元,自己仅支付现金8581.01元。另外,秦安全在2016年至2017年还享受黔江区扶贫办实施的医疗救助金3000元。

  摘掉贫困帽 引来“金凤凰”

  秦炳林一家在“精准扶贫”推进中,通过勤劳的双手发展产业,一举丢掉了“贫困帽”,同时引来了“金凤凰”。

  2017年农历九月十二,秦煜峰与岳欣举行了婚礼。

  2018年农历正月初八,秦炳林也和付正芳结为夫妻。

  “党和政府推进‘精准扶贫’政策,让我们3个单身男人的家不仅没有垮,而且还摘掉了‘贫困帽’。”秦安全掰着手指数着说,两项产业收入超30万元,孙子完了婚,儿子又娶了媳妇。

  如今,吊脚楼下的一家子,3个长辈主内;秦煜峰和岳欣小两口很恩爱,也很勤劳,他们主外。幸福的一家,开启幸福的新生活。(张亚飞 刘茂娇 龚杰品 图片由黔江区委宣传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