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妇联聚合基层力量 服务群众一呼百应
2018-08-30 09:22:22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辑: 廖丹

  古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巾帼风采”板块讲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区妇女自觉把个人梦想融入国家和民族的伟大梦想之中、追梦圆梦的故事,集中宣传报道近几年来在全区各行各业中涌现出来的爱岗敬业、岗位建功、创业发展、权益维护、志愿服务等方面的优秀妇女典型和妇女组织典型。

  高楼林立的城市,1平方公里内数万人口。“上有千条线,下只一根针”,如何实现妇联联系妇女“纵向到底”?2017年9月,全国妇联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夯实基础更好发挥基层妇联组织作用的意见》,作出了“会改联”可在自然村、村民小组、社区网格、居民楼栋等妇女生活最小单元建立妇女小组的指导。在意见的指导下,区妇联依托群团之家,探索在社区建起了妇女小组。

  妇女小组凝聚基层骨干

  位于南岸区天文街道的“城南家园”小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公租房小区,3万多户10万多流动人口居住在这里,22个民族汇集,人员结构复杂,文化跨度大。为管理好小区,天文街道成立了中一路社区和水云路社区两个社区。

  去年,区妇联在改革中探索建立群团之家,成立了中一路社区群团之家。同年9月,依托群团之家,社区还建起了馨南文艺、巧手妈妈、情感疏导3个妇女小组。

  “社区主要靠群众基础,有了群众基础,啥事都好办。”中一路社区党委书记、妇联主席陈虹告诉记者,社区探索建立的3个妇女小组,凝聚起一支约500人的核心队伍,成为社区工作延伸的手臂。前些天,社区开展“扫黑除恶”宣传,陈虹在社区群里进行了发动,很快,妇女小组中几十名妇女报名参加。经过简短的培训,她们拿着资料开始到各个楼栋进行宣传。

  从妇联组织架构图上可以看到,妇女小组由一名妇联执委担任组长,若干名在社区里具有号召力的妇女为成员,通过妇联执委号召妇女小组骨干,妇女小组骨干联动妇女姐妹,“一呼百应”在基层社区成为现实。

  “核心队伍”解决重点难点问题

  中一路社区居民何凤兰今年53岁,是社区合唱团团长,也是社区馨南文艺妇女小组组员。她告诉记者:“不瞒你说,在成立妇女小组之前,我们合唱团基本处于散伙状态。”合唱团需要使用社区活动室进行联系,但社区有12支文艺队伍,为了场地和争取表演机会,队伍之间经常发生矛盾,合唱团成员也从20多人流失到10来人。馨南文艺妇女小组成立后,在陈虹和执委黎沛稀的调和下,12支队伍的团长第一次坐到了一起,商量社区“文艺大事”,最终拟定了场地使用方案,建立起投票推举优秀节目参加表演的机制。

  妇女小组建立后,何凤兰带领的合唱队又活了起来,目前已有50多名成员,每周二下午,大家都会聚在活动室里练习。

  在群团改革中,区妇联对各级妇联组织提出了“问需、问计、问效”“好说、好做、好处”的“三问三好”工作法,以真正解决基层群众所需为目标开展工作。在弹子石街道东山坪社区,公益服务、邻里互助、物业管理3个妇女小组就承担起了“社区问需、问计、问效”的工作。

  公益服务妇女小组常常服务的东坪一村是散居楼栋,因没有物业管理,卫生、安全等问题令居民们苦恼不已,而又无能为力。公益服务妇女小组将问题反映到社区后,社区找来了物业管理服务小组帮忙,组长李珊很快组建起了一支9人小组,对卫生、安全开展义务巡查,并指导东坪一村的热心居民建起了自治小组。东山坪社区妇联工作人员赵欣说:“物业管理妇女小组介入后,社区服务群众工作组接到的居民月投诉次数从7件下降到了1件。”

  贴心服务让社区成为“温暖之家”

  走进中一路社区群团之家,几名巧手妈妈妇女小组成员正在制作丝网花。陈虹告诉记者,在解决群众矛盾的同时,中一路社区妇女小组还将群众服务和群众需求对接起来。在巧手妈妈妇女小组中,部分志愿者妈妈将制作的丝网花对外销售,并将销售的钱捐给社区公益基金,帮助困难群体。

  在巧手妈妈妇女小组里,还有一群有着剪发、配钥匙、补鞋手艺的妇女,社区免费为她们提供了一个合租摊位,她们则以低偿的方式向居民提供服务。

  据介绍,中一路社区巧手妈妈妇女小组共有59名核心成员,除了低偿服务,小组成员还组成了妈妈互助团,相互帮助接送孩子,在“四点半课堂”开展义务服务。

  在探索发挥妇女小组作用的过程中,区妇联逐步建立起了“以群团之家为阵地、以群团基金为支撑、以妇女小组为载体、以社会组织为辅助”的工作模式,保证了妇女小组的顺利运转。

  今年,东山坪社区围绕“家庭建设”策划的“群团嘉年华”品牌活动在群团基金的支持下全面展开,活动由公益服务妇女小组承接,面向家庭开展了家有小顽童、家满正能量、家系银丝情、家和万事兴系列活动,受到了居民们的好评。

  妇女小组的建立,打通了妇联组织服务妇女的“最后一公里”。区妇联主席刘玲表示,区妇联正在总结经验,将进一步指导有需求的村和社区建立妇女小组,同时,还将进一步完善妇女小组建设,把妇女小组成员身份亮出来,让居民能在就近的农村院坝、社区楼栋看得见、找得到。 本报记者 李诗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