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以“人心”为核心 探索建立长效管理机制
2018-06-29 10:57:45 来源: 新华网 编辑: 廖丹

  原标题:南川:以“人心”为核心 探索建立长效管理机制

背靠青山的金龙村,房前屋后规范整洁 摄/任前蔚

公共服务设施改造后

清洁工人每天定时打扫村庄 摄/任前蔚

大观镇铁桥村,成片的紫色香草与村舍构成一幅美丽新乡村的田园风景 摄/任前蔚

  一栋一栋青砖黑瓦的小楼错落有致地排列,鳞次栉比,与青翠的远山、潺潺的溪流以及盛夏独有的蓝天白云,共同构成一幅幅写意的图画。走近看,院坝里的每一个角落以及户与户相通连的道路,几乎清扫得一尘不染,就连屋前屋后的阳沟里也看不见淤泥。

  要不是房屋旁边郁郁葱葱的禾苗以及外墙上整齐挂列的农具,参观者恐怕很难想象这里只是普通的乡村农居。农村居民家庭一般喜欢随处堆放的柴火以及随处可见的鸡鸭粪便,在这里完全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四处安放的小花钵里面盛开的三角梅。

  这种干净整洁得让人赞叹的景象,在南川区大观镇随处可见。它不是迎接检查和达标考核的“临时大扫除”,而是长久维持,“随时随地一个样”。大观镇是南川区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一个缩影,这样的乡镇南川还有很多。

  事实上,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在全国践行了很多年,但不少地方一窝蜂修建达标后就置之不理,“脏乱差”很快“回潮”。长久保持“热度”,让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后不退潮,南川区是如何做到的?

  大观镇的乡村垃圾可以“变钱”

  在整洁乡村中,垃圾都到哪儿去了?

  在大观镇金龙村一个名叫朱家院子的村落,每家每户的大门口都统一摆放着3个垃圾桶,分别标示为可回收垃圾、易腐垃圾和其它垃圾。城市里尚未大面积推广的垃圾分类,似乎在这里率先实现了。

  问题是,村民为啥会主动进行垃圾分类呢?

  看得见的答案,是垃圾和农业废弃物可以兑换成生活用品,有实实在在的利益。在朱家院子中心位置,一个名为“垃圾超市”的商铺赫然在目。金龙村10社社长补世学介绍,每季度他们开展一次积分兑换生活日用品活动,当积分累计达到30分兑换拖把1把、20分兑换洗衣粉1包、10分兑换肥皂1块,10分以下的不作兑换,可累计到下一季度兑换,本季度累计分值作为下一季度评选优秀十星级文明户的基础依据。

  相反,如果不分类,什么垃圾都扔进一个桶,废物根本无法重新利用,村民损失了利益,还会加大乡村垃圾的清扫处置量。

  易腐垃圾也不会被废弃,它们会被集中收储起来,再送到垃圾处理场进行发酵处理,由此生产出的优质有机肥将卖给大观镇的种植大户,大户们的葡萄、草莓等农产品品质提升的同时,农户得到一笔收入,而大观镇也减少了废弃垃圾的总量,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循环经济”。

  让爱文明讲卫生内化为村民素养

  让人想象不到的是,敦促村民进行垃圾分类的还有另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即无处不在的道德约束。

  在大观镇,垃圾不分类和散养家禽、不打扫卫生、在农田里焚烧秸秆等行为一样都被视为不文明。不文明的后果“很严重”,大观镇安装在各个村口的900多个小喇叭会定期对不文明行为者进行通报,镇里和村里的干部会上门劝导,村里的村民自治组织“乡贤会”将上门训诫。不文明行为甚至还会受到自家孩子的“鄙视”。

  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道德规训?以自家孩子的“鄙视”为例。为巩固此前农村人居环境改善的成果,大观镇开展了一项名为“小手拉大手”的活动。在大观镇的学校,孩子们以文明卫生为主题,开展演讲、主题班会、给家长写一封信、出黑板报、举办征文比赛、制作宣传栏、组织卫生活动课等形式,通过培养孩子的文明卫生习惯来影响和带动家长。

  类似的道德约束,还有评选“六美示范户”活动。该镇按照“庭院洁净美、遵纪守法美、诚实文明美、勤劳致富美、邻里互助美、家风传承美”的标准,定期评选“六美示范户”,并随时进行抽查,不合格者将取消荣誉称号。这种方式较好地发挥了“以先进带动后进”的作用。

  “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后维持得好不好,关键要靠村民的文明卫生习惯。”大观镇党委书记杨国勇认为,不管是利益引导还是道德约束,最终目的都是通过“改人心”,让爱文明讲卫生内化为村民的素质和修养。

  从主客观两个层面建立长效机制

  在南川区城乡建委主任郑小波看来,大观镇农村人居环境改善中“改人心”的举措,折射的是全区为巩固人居环境改善成果而探索的长效管理机制。“要确保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后多年不变形、不走样,并且越来越完善,必须要一套完善的机制,主观上要充分发挥村民的积极性,让村民真正成为农村人居环境改造的主体,客观上要有硬性的制度约束。”他表示。

  主观层面,南川区层层发动,加大宣传力度,营造人人参与创建、人人爱护环境的浓厚氛围,并发挥农村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引领乡村文明新风尚,切实提升农村群众环保意识、文明程度。

  同时,南川区还专门开展了农村居民文明素质提升行动。创新推广实施村民积分制管理,提高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和自我约束能力。持续开展洁净家园、乡贤议事、知礼明德、志愿服务、家风传承、文明旅游“六大行动”,采取“道德讲堂”、“梦想课堂”、“坝坝讲坛”等形式,传播现代文明知识,引导农民改掉落后生活习惯,着力推动农村居民向市民化转变。

  此外,南川还通过健全自下而上的农村人居环境民主决策机制,深化村民自治,实行村内事村民议村民定、村民建村民管,积极引导村民投工、投劳、投资,让改善人居环境成为群众的行动自觉,充分发挥农民主体作用。

  客观的制度约束层面,南川建立区、乡镇(街道)、村(社区)三级责任网格,健全农村人居环境日常监管台账,夯实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作基础;探索建立农村生活垃圾有偿处置、分类积分管理模式,对乡镇生活垃圾、生活污水处理,采取公益事业企业化管理方式,进行专业化运行维护管理,确保垃圾有去处、污水有排处。

  同时,南川还健全村庄道路、供排水、垃圾和污水处理、沼气、河道等公共设施长效管护制度,全面落实各单位责任,实现农村公共设施日常维护全覆盖;在加大政府投入的同时,引导激励机制,鼓励市场资本、社会资本、民间资本参与农村人居环境项目建设,形成多元化、多形式投融资机制。通过健全改善农村人居环境长效机制,推动美丽乡村从“一片美”向“整体美”、从“一时美”向“持久美”提质转型。

  硬件建设快马加鞭

  来看南川的两点经验

  近两年来,为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南川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上很下功夫。累计完成农村危房改造5825户,硬化农村道路500余公里,行政村道路通畅率达100%;新建供水工程472处,覆盖全区28个乡镇(街道)、97个行政村,农村居民入户通水率达到100%;新增“两污”设施71个,受益农户覆盖面达到70%以上;创新实施农村垃圾分类处理模式,农村垃圾处理率达到78%;完成改厕7750户,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提高至82%。

  短时间内大幅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南川的做法之一是整合资源,集中攻坚。据介绍,该区采取项目打捆、资金打包,整合农村危房改造、农田水利、通村公路建设等5.5亿元资金,实行集中统一管理,做到渠道不乱、用途不变、统筹安排、形成合力,重点实施房屋改造、道路硬化、卫生改厕、生活垃圾和污水处理等。

  做法二是注重经济收益,推动农村美与百姓富的有机统一,让老百姓增强获得感,并由此进一步增强参与度。该区按照“可看、可玩、可参与”原则,依托发展现代农业,开发设计乡村旅游产品。近年来,累计投资12亿元,重点在南平、木凉、河图等乡镇规划实施里隐生态农业观光园、汉场坝千亩水产观光休闲养生园、金山农业科技示范园等10个特色种养休闲农业项目,打造了“十二金钗”大观园、“红曼农业”等全市乡村旅游示范点,塑造了避暑纳凉型、生态休闲型、花果观赏型、农家田园型等特色休闲旅游模式,形成了集“吃、住、行、游、购、娱”于一体的生态绿色产业链。(王静 图片除署名外由南川区城乡建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