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典里的清平世界
2018-06-19 09:59:27 来源: 新华网 编辑: 廖丹

  原标题:词典里的清平世界

  陈 更

  我的枕边书有三本: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红楼梦》,8382词的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的《新华成语大词典》和26000词的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的《新华成语大词典》,三本书都是大部头,捧在手里,让人觉得踏实、安心。

  我爱文字。不必说文以载道、文以传情这些道理,即使是文字本身,也大有吸引我的地方。而与成语这段机缘巧合,倒是有几分“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的意味。这世上多的是好书,我却将许多时光消磨在成语词典里,还乐在其中,成了一个秘密的心头好。

  多少个安静宁谧的夜晚,左手边的台灯发出暖黄色的光,我打开成语词典,静下心来,看这些脱离了故事而自成故事的文字。譬如随意翻到某一页,看见“穆如清风”,它没有点缀在一段烂漫的春色里,也没有铺垫在一个主人公粉墨登场时,而是独立地存在。而就是这四个字,让我感到一种静穆却又轻灵的意境,这种体验真是“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看过一篇文章,说“文章之场”的构建,“如同一点墨滴入清水,由中心的浓色逐渐向四周扩散,色泽愈淡。虽未渲染山水、勾勒人物,却能让观者感受水墨氤氲的氛围,遥遥有古意”。而成语的淡然和自由,似乎与这样的感受极为相似。所谓“长林丰草”,隐秘之意外,出世之感油然而生;所谓“风生水起”,明明是几个清淡的字,可闭上眼睛后似有千军万马的来势;所谓“刀光剑影”,这样诗意的凶险,这样美的杀气。

  四字而已,“读了却让人觉得它是生在日月山川里的,觉得开阔,想要兴起”。诗词有平仄之韵,顿挫之美,在我心里,成语也有。月晕础润,肥甘轻暖,将这些词在舌尖流连几次,空气里就有了淡淡的香气。它们从浩渺的历史长河中经过大浪淘沙流传下来,与其源远流长的历史背景一起,沉寂在词典里,一经打开,就会有一个变幻万千的世界展现在我眼前——我从“解甲归田”里看到人生大起大落之后落叶归根的恬淡之美,有几千年来传统文化中清静自然的元素;我从“悦近远来”里看到民贵君轻的儒家思想,看到“鳏寡孤独者皆有所养”的太平气象;我从“传檄而定”里看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兵家智慧;我从“合浦珠还”里看到百姓对政通人和的向往,以及先民们心底的美好世界。这是中国文字里才会有的凝练隽永,西方文学虽有其流畅明快之处,往往讲究直接、强烈地表达情感,却也常常因此缺了几分含蓄而大气的语言美。

  像是一个绝色美人,生得明眸皓齿、国色天香,却偏偏隔着轻纱幕篱看不真切,只让你从缥缈的背影中,浮想那是怎样的倾世容颜;像是一个武林高手,自会跑开始就能打太极拳,平日里不显山露水,只从举手投足间,有不动声色的威严。

  只将惊心动魄的恢宏壮阔,化作淡淡四个字,留在纸上,沉静,安详。

  曾经有一个爱诗如命的朋友对我说:“诗词,不是用来学道理的。”是啊,爱文字的人,从不是为了要从文字里懂得什么生存处世之道。但读的多了,人自然会浸润些许智慧,心里便有了一片清平世界。

  俗世扰攘,每当我想找回宁静恬淡的自己时,我就会打开词典。

  少日春怀似酒浓,插花走马醉千钟。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瓯香篆小帘栊。

  卷尽残花风未定,休恨,花开元自要春风。试问春归谁得见?飞燕,来时相遇夕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