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300个老街坊心里的黄桷渡
2018-05-16 10:16:16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辑: 廖丹

     youl8576.jpg

  黄桷渡老照片

  (记者 陈思易)立夏后的那天,雨下得哗啦啦的,像黄桷渡老街坊们对故土源源不断的热爱。5月6日上午,南坪后堡公园附近,300多个曾经在黄桷渡居住了近半个世纪的老街坊聚在一起,以传承黄桷渡历史文化为主题,回味他们印象中的黄桷渡。而这,已经是从1997年以来,老街坊们难得的六聚首。

    小时候 黄桷渡是片软软的沙滩

youl8582.jpg

  黄桷渡老照片

  黄桷渡是个水码头,远在北宋初期250年前,就是连接长江南岸与渝中,重庆到黔贵的必由之道。因南岸沿江及道路两旁布满绿荫参天的黄桷大树,为候船过江的客商及路人护凉遮荫,由此而得名黄桷渡。

  但在尹柱荣、尹柱伟两兄弟心中,关于黄桷渡的回忆更多的是儿时那片娃儿聚堆的沙坝子。“黄桷渡的那一片沙坝子就是我们这些小孩儿的天堂,每天都在上边打滚。”当年这两兄弟都是沙坝子上的孩子头, “夏天下河游泳,冬天来滚铁环,什么‘偷蛋’‘跨驴’,天天都要耍,摔在沙滩上不仅不疼,还要打几个滚,那沙子细细的,打在身上舒服。”每天最少都有20多个娃儿在沙坝上玩闹,多的时候30多个,呼啦啦一堆,留下一地脚印儿,转眼又被新的河水冲刷得没了踪影。

  后来黄桷渡拆迁,尹家两兄弟便跟着父母搬到了渝中区居住。虽然离开了这里,但对于老家的感情却越发浓重。尹柱荣回忆,黄桷渡拆迁后,他每每路过这个地方,都要在南滨路上站一会儿,寻找当年自己玩闹的那片沙坝子,仿佛仍旧能看到那些光着膀子的小娃儿呼啦啦一片的情景。

  长大后 黄桷渡是熙熙攘攘的人流

  今年64岁的郑大爷是土生土长的黄桷渡人,自上世纪30年代,郑大爷的父亲搬到南岸,他们家在黄桷渡生活了将近70个年头。

  在郑大爷的记忆里,他生活的这个地方,就叫“黄桷渡”。周围有黄桷渡粮店、黄桷渡小学、黄桷渡牛奶场、黄桷渡药材仓库……渡口还有一棵两三个人都抱不拢来的黄桷树,相传,黄桷渡便以此得名。

  “我是解放那年出生的。在我年轻的记忆中,晨曦还未开启,急于过江的,成群结队挑担背筐的生意人,络绎不绝从我家窗下经过。”赵阿姨回忆,驼着沉重货物的马帮队,那达达的马蹄声,总能早早的把她从梦中唤醒。

  那时候,码头上人流熙熙攘攘,在黄桷大树下等候过江的队伍蜿蜒排开。江边煤船、米船、菜船,还有水泥厂的埠船货船……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在码头停靠或稍作休整的船家,操着南北不同的口音,在岸边茶舍泡上一壶绿茶聊天谈地,或进酒店小酌展杯,开怀豪饮。

  最美是夕阳之夏,晚霞给江岸套上橘红的轻纱。候渡的客商围着黄桷树席地而坐,伏身拉绳的纤夫不时经过,雄壮悠扬的川江号子,声振四方。

  “这样美的一副画面,你叫我怎么能忘记。”每每谈起黄桷渡,赵阿姨总有说不完的话。

  如今 黄桷渡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庞

youl8578.jpg

  2018年5月6日,第六届黄桷渡街邻聚会,大家拍照合影。记者 崔景印 摄

  1998年,因城市建设,黄桷渡拆迁,当地居民陆续搬迁。但老街坊们并没有忘了这里,时常聚在一起回忆这片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张家的大哥呦,好多年没看到你喽。”“别个老师是从北京赶回来的,就为了见见大家。”“过多少年都忘不了咱们的黄桷渡。”……

  在每一次黄桷渡老街坊的聚会上,大家一见面,都能一眼发现当年身边那些熟悉的面孔,相互都忍不住给个拥抱,一坐下来,就是聊不完的当年事。根本不用组织者安排,这个聚会早已是温情漫漫。

  “大多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多年不见,看到人都会感动得想哭。”聚会的主持人杨思云今年61岁,是黄桷渡的老住户,已经参加过两次聚会,每一次都觉得欣喜。

  杨思云说,虽然说是主题聚会,但无外乎是大家组织起来看看节目,重要的是能够聚在一起,以传承黄桷渡历史文化为主题,突出宣传正能量,赞黄桷渡英雄人物,颂黄桷渡好人好事,忆黄桷渡历史风云,叙黄桷渡风土人情和人文趣事等。

  68岁的余六孃,相机里有成百上千张黄桷渡的照片。“我们一家人都爱摄影,都爱记录我们黄桷渡的过去与现在。”余六孃说,只要每次黄桷渡的老街坊聚在一起,自己就自觉担起了摄影的工作。

  虽然老街坊们都年近古稀,但为了记住黄桷渡,为了让黄桷渡的记忆一直在街坊的心里,大家还建了一个微信群,余六孃在群里建起了许多相册,方便街坊们一诉相思之苦,一睹曾经的家乡,“虽然黄桷渡已经变了样,但那些在黄桷渡生活过的人更让我们感到故土带来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