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青少年击剑比赛举行 近100名小选手参赛
2017-11-28 14:24:59 来源: 新华网重庆频道 编辑: 赵鲜

  原标题:重庆市青少年击剑比赛举行 近100名小选手参赛

  

比赛现场。 本报记者 高科 摄

  目前,青少年体育培训多以足球、篮球、跆拳道、羽毛球等大众运动为主,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小众运动进入市民视野,像击剑、射箭这样的冷门项目也渐渐流行起来,有的已经在重庆的大学甚至是小学扎下根来。

  昨天上午,在两江新区的两江天地,一座面积近7000平方米综合运动中心——海鲨体育公园正式投入使用,第一场正式比赛就是一场击剑比赛——“海鲨奥誉”杯重庆市青少年击剑比赛,现场来的都是全市多个小学的击剑队。据业内人士介绍,虽然击剑是项冷门运动,但重庆也是一个有着击剑传统的城市。

  近100名小剑客现场比拼

  上午9点多,来自珊瑚实验小学、星光小学、谢家湾小学等学校的近100名小击剑手,在父母陪伴下陆续来到比赛现场,他们大多都是6-12岁,其中还有不少女孩子。拖着五颜六色的专用击剑包,包上都写着自己的名字,这一幕吸引了不少路过市民好奇的目光。

  在开幕式上,来自重庆奥誉击剑馆的6位国家级运动员还为现场来宾们做了精彩的重剑、花剑表演,在比赛开始前,重庆晨报记者见到了奥誉击剑的董事长刘玉军。刘玉军介绍,这些运动员都是专门从山东、江苏等击剑强省请来的教练,大部分人都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并在全国和省级比赛中拿到过冠军,其中国家级运动健将仪野还曾入选过国家队。

  击剑并不算烧钱,也很安全

  击剑在大多数重庆人的印象中是一项“烧钱”的贵族运动,不过刘玉军表示,“其实击剑的投入并不高,一套装备也就2000多元,而且击剑还能培养青少年优雅的气质,对体态协调性、稳定性、爆发力都有很好的帮助。”

  “安全性更不用担心,击剑可以说是安全系数派前几名的运动了”,刘玉军指着正在表演的几名教练说,“他们穿的击剑服都是防扎的,连刀子都刺不穿。”

  参赛选手孙浩洋的母亲方女士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开始也担心孩子太好动顽皮,练了击剑会不会更难管了,“后来发现训练中有严格的礼仪、礼节仪式,孩子受到这样的潜移默化,反而变得越来越有礼貌了,我们也很惊喜。”

  从上午开始,小剑手们分别在U8男女重剑/花剑混合组、U10男女重剑/花剑组和U12男子重剑组等组别的比赛中一较高下,并最终决出了冠军。

  重庆有击剑传统,未来想恢复专业队

  虽然从1997开始就没有了击剑专业队,但重庆仍是一座有着击剑传统的城市。

  刘玉军介绍,目前77岁的重庆击剑界“宗师级”人物王正大,是西南地区最早的一批击剑教练,1963年分配到杨家坪中学后就成立了重庆第一支中学生击剑队。1974年,重庆组建第一支击剑队时,王正大就是教练,弟子中出现过像谢晖这样入选过国家队的重庆籍优秀运动员。

  由于没有了专业队,从1998年开始,市击剑比赛也被取消,一度开展得如火如荼的击剑运动逐渐就消失了。直到最近几年,谢晖执教的重庆理工大学击剑队多次参加全国大学生击剑锦标赛,夺得男团、女团以及个人冠军,一定程度上延续着重庆的击剑传统。

  “你在电视上看中国的击剑比赛,可能感觉还是一个冷门项目,但青少年比赛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刘玉军举了一个例子,“今年杭州搞了一个青少年全国公开赛,各地报名了3000多个孩子,加上家长就去了10000多人。”

  在击剑运动发达的欧洲,比如法国,练击剑最小的可以从4岁开始,而比起北上广深等发达城市,如今重庆击剑运动在少年儿童中也只是刚刚开始普及。以击剑馆数量为例,目前北京就有击剑馆50多家,而重庆还不到10家,“我去北京最大的一个击剑馆看过,光剑道就有50多条,平时就有几百个孩子在练,更不用说周末了,那景象太壮观了。”刘玉军说。刘玉军透露,现在正在筹备组建重庆市击剑协会,“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重庆重新拥有自己的击剑专业队”。

  在比赛现场,身高2米02的海鲨体育CEO吴鹏格外受人关注,不少小剑手都来找他合影。吴鹏是个典型的山东大汉,之前曾效力于CBA青岛双星篮球队,后来又转行来到重庆练起了拳击,并代表重庆市参加过两届全运会的91公斤级以上比赛。

  退役之后,吴鹏进入了体育健身行业从事管理工作。据他介绍,除了奥誉击剑已经正式入驻外,海鲨体育公园还引进了USBA美国篮球学院、拳尚拳击、海鲨高端健身会所、捌零弓社射箭中心、海鲨运动防护中心、全副武装VR体验馆、源养生食疗中心等运动健身项目,为青少年和成人提供体育素质培训和竞技体育专业培训,打造全国首家亲子类的体育公园。本报记者 汤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