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本土作家李明忠和他的长篇小说《安居古城》
2017-08-04 15:22:23 来源: 新华网重庆频道 编辑: 赵鲜

  原标题:重庆本土作家李明忠和他的长篇小说《安居古城》

  

  

  

  

  

  李明忠,笔名李菁,重庆铜梁人,中国作协会员。铜梁师范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当过教师、公务员。作品见于《中国作家》《小说月报》《作家文摘》《中国艺术报》《重庆文学》等。

  主要作品

  散文集《龙乡的诱惑》

  (2003年,时代出版社,被选作乡土教材)

  长篇小说《灯火阑珊处》

  (2009年,作家出版社)

  长篇纪实《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

  (2014年,重庆出版社)

  长篇小说《安居古城》

  (2017年,重庆出版社)

  主要获奖

  散文《红绸结》

  1998年获重庆市作家协会、重庆日报“改革之声”散文征文一等奖

  长篇小说《灯火阑珊处》

  获全国梁斌小说奖

  长篇纪实文学《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

  获重庆市第十三届文学艺术五个一工程奖,2015年全国城市出版优秀图书二等奖

  报告文学《卅年一觉石刻梦》

  获重庆市“中国梦”主题文艺创作奖

  评论

  田珍颖

  评论家,《十月》杂志原副主编

  李明忠的作品,最令人心动的是语言。一种能读来上口的蜀地语言,当紧则紧,当缓则缓。紧缓交错中,或悲愤,或激越,或幽默。时而笑中带泪,时而泪中含笑。这语言,是乡土文学的最得力的支撑点,但或许也会是乡土文学最后的支撑。蜀人之语,自然在蜀地长成。试想,写山川均为蜀地的铜梁,没有了这种蜀之语,将会是怎样的光景!

  语言的精彩成为说话人的“绝技”。读《灯火阑珊处》,觉出作者深悟“说话人”之要领。虽全书为第三人称叙事,读者却时时从作品的字里行间感到作者的存在——他会招呼你走入某个境界,也会导引你品味一种精神,或是以他的爱憎影响你,说服你。总之,这40余万字的宏大叙事之中,作者隐形却又无处不在的“形象”,总能近距离地贴近你。让你对他描绘的人物、事件游离不得疏远不得,这就是乡土语言在吸取各式语言之后,所产生的对乡土叙事的巨大承载力。

  施战军

  评论家,《人民文学》主编

  用乡村风俗透视乡土中国,一直是中国作家的拿手好戏。我一直期望在巴山蜀水之间,出现新的扛鼎之作。我从重庆作家李明忠的《安居古城》,看见了这种努力。这部长篇小说写出了一幅幅优美的、和谐的川东民俗风情,再现已经消失却依然鲜活的生活现场。讲述抗战大后方安居古城的人物故事,让读者去感受安居人的国恨家仇。小说中龙舞表演的火爆激烈、唱戏求雨的空前盛况、祈圣水的神秘现象等等,其描绘缤纷错落,展现了川渝民俗的多姿多彩、丰富复杂,让人目不暇接,惊喜不已。独具特色的民俗风情与自然生态紧紧联系起来,使安居人的妩媚和聪明跃然纸上。抗战后方的生活状况,地域文化精神也从中透露出来,感觉真是出奇制胜的一招。

  何镇邦

  评论家,鲁迅文学院教授

  长篇小说新作《安居古城》以古城名媛周如惠与国民党抗日的将官吕旃蒙的婚姻爱情经历为主线,以乡绅、袍哥舵爷、地下党员许崇高与恶霸缠斗为副线,书写抗战时期铜梁安居地区全民抗战的火热生活和民俗画卷,以及与之相呼应的昆仑关大战、桂林保卫战的壮烈战斗画面。我们既可以把它看作一部令人荡气回肠的悲壮的抗战史诗,也可把它看作一卷抗战时期大后方川渝地区的风情画卷。小说对抗战题材的文学创作有所拓展,有所突破。在记实与虚构相融合方面也有新的创造,具有较高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是当下值得注意的一部长篇小说新作。

  贺绍俊

  评论家,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东北师大博导

  《安居古城》写战争有突破,有创新之处,这在于把一个地域的文化特色与战争主题结合起来,在主题上拓展了空间。人物形象和战争主题交织起来,相互推进,把古城和爱情糅合起来写,就会发生化学作用。作品的空间特色有两点比较突出:其一,将后方和前方交织,把军人和家人交织起来写,拓展了战争主题的空间。表达出大后方也是抗日前线,通过战争表现作者内心的精神追求。其二,写出了古城的文化人格。安居平民尽管生活有各种矛盾,又能很好地化解。人物有韧劲,做事坚持到底。作品写出了地域文化怎么和战争融合,提供了一个拓展战争题材的空间。

  面对面

  重庆晚报:在《安居古城》中,您喜欢哪一个人物?

  作品中我喜欢的人物有杨丽纯。她本是深院娇娥,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才做三天新娘,男人就紧急开赴战场,不久阵亡了。雪上加霜,她惨遭日本兵蹂躏,逃脱魔爪已是万幸,后流亡到重庆。也许是老天开眼,她碰上重情轻色的吕旃蒙,对她紧追不舍,于是开始了新生活。杨丽纯是一个不幸的女子,重感情,明事理,宽容人,理解人,处处替别人着想,尽自己的努力帮助别人。总之,她是一个很出彩的人物,相信读者过目难忘。

  夏吹吹也是我喜欢的人物。在《安居古城》中,他是地域人物的代表,他有本事,却不为了敛财,只是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优哉游哉过着小日子。但这并不说明他没有是非观念,日本人攻打独山,古城人心惶惶。他以壮士断臂的决心,戒掉了沉溺半生的酒瘾,一心救死扶伤。乡绅许崇高被冤杀,无人敢收尸,他吹吹打打,给以隆重的哀荣。这是一个有个性,也有缺点的小人物,在日常生活中常见。

  重庆晚报:在创作生涯中,哪些书、事或人对您产生过重要影响?

  读的书很多,有些书是研读,只要能找到资料,统统拿来,吸取新的角度和观点。然后,结合自己的思考,融会贯通,做上读书笔记,写成教案。我教过四届电大,现代汉语、中国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基础写作,全日制大学的《文学鉴赏》课都教过。给学生一碗水,教师必备一桶水。采得百花酿蜜甜,具体说那朵花酿了多少蜜,这不好说。当然,写作前的阅读是有选项的,比如写碑文,我会重读王勃的《滕王阁序》、陆机的《文赋》、欧阳修的《秋声赋》等等;写《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精读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写《安居古城》,因涉及战争遗孀,玛格丽泰·密西尔的《飘》,我读了四遍,被郝思嘉的命运和奋斗精神所感动。朱笔圈点,批注密密麻麻,好些书页都翻破了。

  重庆晚报记者 柳青

  作品选录

  安居的春天是鸟儿叫醒的。

  这是一只叫早的鸟,天才麻麻亮,它就毛起叫,催促人们赶快起床。初春的早晨浓雾弥漫,几步以外就看不清人。冷风吹在脸上,像一把刀在割,痛得人龇牙咧嘴。所以,在热被窝头蜷起是最大的享受。叫早鸟却看不惯了,拿腔拿调,说着人话。你听:儿——尽困!儿——尽困!这鸟儿名堂多,占贪睡人的便宜,睡嘛,你是我的儿子你就紧到睡!鸟声清脆,穿过街头巷尾,追随流风,此呼彼应。有抑扬顿挫,有逻辑重音,声情并茂,语重心长。鸟叫声中,炊烟冲出屋顶,飘绕升起,早餐店开门了,香气洒满一条街。收粪的农民拖着悠悠的调子,如声腔浑厚的男中音,把一桩很臭的买卖吆喝为优美的晨曲。主妇们急忙把盛满秽物的罐子,端到家门口,与收粪农讨价还价。老人故意在晚辈窗前咳嗽,跺脚,提醒恋床的孩子莫再贪睡。晨雾渐渐飘散,朝阳染红了一江春水,白帆“哗啦”一声飞上桅杆,金波跳荡的江面,顿时绽开了一朵朵雪白的莲花。江风鼓起帆篷,浪花四溅,帆船像鸟儿扇动着翅膀凌波而去。于是,叫早鸟急了,提高了嗓门,变换了频率和声调:儿——尽——困——起!

  这鸟儿俨然是安居人的爹。

  这是民国二十八年的春天,重庆西部安居古城的一个清晨。摇钱树院子。叫早鸟一声接一声催促,催不醒大姑娘周如惠的美梦。姑娘梦见自己从安居码头上船,进入合川,沿嘉陵江顺水而下,到了北碚。江风吹着她飘逸的长发,吹开了缙云山头的云雾,现出了复旦大学的校门。两条金龙踩着急促的鼓点,欢腾起舞。突然,那个人出现在眼前。她的心激动得怦怦直跳,盖过了锣鼓的打击声。他在成都读书,是学生会主席,品学兼优,前途无量,啷个撵到重庆来了?糟了,他一定看出我的心事,晓得我喜欢他了。真是个情种,追一个姑娘追了几百里。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脸烧得发烫,急忙偏过头看着脚下,不安地捏着辫子。

  (节选自长篇小说《安居古城》)